“金马”是华语电影灯塔别开玩笑了

港台电影 2019-08-19 03:42:26
网址:http://www.oycat.com
网站:澳门皇冠

  嗯,这三个“最”是否属实,我们后面再讨论。先来看一看,金马奖是否如它自己给自己贴金的那样是“讲究公平,好片唯一优先”呢?

  即使是这样,台湾依然拿出了幼儿园小朋友拉帮结派的水准,强令梁家辉写检讨,只要不写,就拒绝投资他参演的电影,让他只能暂别影坛去摆地摊。向来可笑,现在整天左一句“霸凌”右一句“霸凌”的台湾电影圈,当年可是搞出了华语电影最匪夷所思、蛮横狭隘的霸凌案例。

  靠几代人不懈努力换来的“含金量”,要毁掉,也只是瞬间的事。就算今年把奥斯卡颁给Angelababy,也无法证明她是实力女明星,而只会让这个奖成为笑话,从而让前面多少代的真正牛人拿了一个废奖而已。同理,还有戛纳的红毯和香港的港姐……

  那肯定有人要问,既然台湾当年也算阔过,那为啥金主们要投资香港电影,而不把资金留在岛内搞商业大片呢?其实,台湾电影除了文艺电影有过辉煌的一段时期以外(毕竟当时的台湾还是可以养得起职业小清新的,而香港的文化人则天生必须用下里巴人的东西来填饱肚皮才有资格说其他。倾全港资本家的容忍和耐心也就只能养一个王家卫),整体并没有过特别辉煌的历史,至于为什么……你去问问两蒋就知道了。

  其次,金马奖虽然号称是全球最早的华语电影奖项,但是其实一直是台湾地区当局进行政治宣传的工具,具有强烈的“官办”性质,直到1991年才脱离政府部门,成为“民办奖项”,然而一直到了1996年,才开始允许大陆的电影、电影人报名参赛。

  首先,金马奖最初的建立,就是为了政治目的,准确地说,为了“劳军”才有了——这个“金马”是指“金门”和“马祖”——在国共隔海对峙的冷战时期,“该奖以“金马”命名旨在鼓励“中华民国”电影业界,能效法前线国军官兵们坚强奋发的精神,努力开创新局”。

  这不是一篇严肃的文章,我只是想在风闻吐槽一下那个从去年那个大义凛然呼号政治到这几天一脸无辜“我们不谈政治不好吗?”的台湾“金马奖”。

  再说,金马是不是如它给自己包装的那样,“开放包容”,“艺术性强”呢?当年王家卫在戛纳拿了最佳导演的奖的《春光乍泄》,艺术性真的没得说,对于电影语言的把握是王家卫生涯巅峰。然而到了金马,被评委团以“同性恋演同性恋不过是本色演出”为理由打压,最终折戟沉沙,当年金马对于张国荣的羞辱可以算得上“黑历史”级别的,结果前两年居然还厚着脸皮拿着春光乍泄做主题海报“捆绑宣传”,借着重映的名号继续给自己贴金……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大陆的超级女声火到台湾的时候,李宇春到台湾见台湾的“玉米”,台湾方面怕大陆娱乐圈的影响力波及台湾,下了“封口令”,让“超女”变“哑女”——李宇春你来台湾可以,全程一句话不许说,不许和歌迷有任何交流。

  这两天观网很多大佬提到了当年梁家辉因为参演了大陆电影被台湾当局封杀的事情。有人问我,说梁家辉一个香港演员,如何被台湾当局下令封杀?你拿着“中华民国”的封杀令去治“大英帝国”的演员吗?

  可惜,这次金马奖的消息一出,大陆还是有大批文青在那里叹息:“可惜了,这是双方的损失。毕竟金马奖是目前华语电影最权威、最有含金量、影响力最大的电影奖项。”

  金马奖是不是一直奉行“公平”“好片优先”呢?好的片子就能在金马上有公平的待遇吗?《霸王别姬》够好吗?戛纳金棕榈大奖,金球奖,东京电影节大奖,都比“金马”历史悠久有权威吧?当年金马是怎么对待《霸王别姬》的呢——紧急修改规则,让这部香港人投资,香港人主演的影片因为“二分之一以上的演员来自大陆”而成为“大陆电影”,自动失去报名资格——真的是很“公平”很“好片优先”呢?

  看到这里,你就知道为啥当年吴宇森的那部《赤壁》,只是一个花瓶、毫无演技的台湾女星林志玲可以让梁朝伟、金城武两大男主给她搭戏,而大陆赵薇和侯勇只能给她做小配了吧。

  1996年这个当口向大陆开放,其实很有意思,细细想来差不多就是港台的电影业界准备借着第二年香港回归,合拍片落地,进入大陆市场收割资源,利用大陆的市场和资本以及演员来捧像林志玲这样的“本土明星”了——所以允许你们大陆人也来参赛,你们应该感谢我们金马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公正哦——其实不过是小算盘打得劈啪作响,“肥水不流外人田”。

  要知道,1996年离现在也才20年多一点,还没我们观网大部分的读者年龄大,着实算不上什么“老字号”,而对华语电影史有了解的人应该知道,1996年的时候,大陆电影还未崛起,而港台电影业已经走向没落,进入“寒冬”了。

  参加蒋经国葬礼的香港明星,其中郑裕玲因为被台湾媒体抓住疑似“笑了一下”差点也被“封杀”

  嗯,话说得是真漂亮,除了把自己比作是“大陆影人创作的明灯”这种“自封灯塔”的语言显得过于皮厚。我寻思着去年金马奖借着自己的台子,不顾李安导演的面子

  台湾地区的某些人啊,你们有的时候让人讨厌的点不在于坏,而在于一种“小家子气”,还有一种自己觉得自己特别聪明,非把别人当聋子、哑巴、傻子和健忘症的气质。

  最后,我想说,无论是金马奖也好,其他什么奖也好(今年的香港金像奖不出意外继续作妖),从来光靠奖项本身,是什么也不是的。一个奖的含金量,靠的是它背后繁荣的电影业、才华横溢的创作者和熠熠生辉的明星,是他们成就了奖,而不是要靠奖给他们盖章才能证明他们的价值。

  其实,无论是这个朱延平导演,还是整个台湾的影视圈子,从来没有真正在大陆面前讲过“公平”,只不过他们占优势的时候,拼命地剥削欺压你,现在自己不行了就和你哭唧唧地讲“公平”。

  这个事情就有点一言难尽了。因为大家忘记了那个时候是台湾位列“四小龙”之首,无限风光的时候——那时的台湾市场是香港电影的重要输出地,而那时的台湾资本家是香港导演们最慷慨的“金主爸爸”。

  一朝钱在手,就把威风抖。不光是全面“禁陆”,但凡和大陆沾点边的,分分钟就教你做人。梁家辉参演的这部电影,叫做《火烧圆明园》,其实是一部标准的香港电影——导演是香港著名导演李翰祥,剧情也基本上是李翰祥拿手的风月野史的路子,题材也不涉及政治,就是纯粹的历史演义、后宫秘闻电影,在那个年代资金当然也不是来自大陆的,唯一和大陆沾边的也就是跑去了大陆取景,另外女主用了当时大陆的头号女明星刘晓庆。

  在台上大谈“政治理想”、台下一堆台湾人鼓掌鼓得像打鸡血一样的时候,咋就没人想起这句“让电影回归电影”呢?如果电影回归电影才是华语电影之福,那金马不愧是“华语电影之祸”。